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背景介绍办刊理念投稿须知网刊文章经专家推荐可在学刊发表
 
体育网刊2007年第1期
 
冥想在体育运动中的作用探讨

2007/6/19 10:02:41 浏览次数 6740  

刘承宜 陈侃珍   

    摘要:冥想有着上千年的文化底蕴,至今仍然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研究表明,冥想在生物、医学、体育等领域中已经显示出不同程度的作用,也被越来越多国内外科学家所关注。本文旨在探讨冥想在体育运动方面的作用,通过分析目前科学家研究冥想对人体生理心理方面的影响的进展,对其在体育运动中应用前景进行了进一步阐述,并指出冥想将会在帮助运动员和普通人群提高生理心理素质中发挥重要作用。最后,希望本文对冥想在体育领域中特别是竞技体育方面的应用和推广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关键词:冥想;心理调整;竞技体育

1  前言
  冥想在人类历史上有着深刻而久远的意义。冥想从佛教的气功、印度的瑜伽开始,有着上千年的文化底蕴,至今仍然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和接受。随着科学的发展,冥想更渗透到哲学、宗教、文化、医学、运动、养生等各个领域,也充分展示了它强大的内在生命力。随着冥想的进一步应用,它不仅作为一种有效的心理调整的方法,帮助有心理障碍的人,而且可以作为一种独特的运动方法,让不同的人群在不同场合适应不同的情绪状态下自发或有指导地进行,从而达到缓解压力、消除疲劳等目的。定期有规律地进行冥想练习能够集中注意力,对平息恼怒、自我意识、自我感觉的发展、自我激励、改善肌肉形态和身体姿态、增强对压力和紧张情绪的适应力等均有很大的帮助。
  因而,在体育运动中推广冥想,无论是对竞技体育,还是对全民健身而言,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文通过探讨冥想在体育运动方面的作用,对其在生理心理方面的影响进行了进一步阐述,指出冥想将会在帮助运动员提高生理心理素质以提高运动成绩、帮助普通人群在高效率的生活中保持健康的状态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2  科学家对冥想的研究
  冥想是一种自我控制的心理调整方法,通常用于促进平静头脑、放松身体。通常冥想者在冥想的时候,精神集中在一种想法、一种视觉、一种声音或者其他的感觉体验中(Derezotes David,2000)。大部分冥想方法起源于印度、中国、日本,但也被许多西方宗教传统的跟随者所运用。尽管冥想的类型和形式有很多,如佛教入定、印度瑜伽等都涉及冥想,但它们的效果都是相似的(Derezotes David,2000)。
  一直以来,大多科学家对冥想的研究集中在先验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TM, 又叫超验冥想,超越冥想)和放松反应(release response)上(Derezotes David,2000)。先验冥想(TM)本质上是瑜伽的一种简化形式,它可用于帮助解决不同的问题,包括生活质量、慢性疼痛、焦虑、高血压、高血胆固醇浓度以及外伤的恢复等。放松有重要而有益的身心效应,包括了那些与祈祷、催眠、瑜伽等相联系的方法,这些方法在大多冥想练习者中非常普遍的(Derezotes David,2000)。
  在60年代和70年代,有许多对印度的冥想和对佛教的冥想的研究。但从那以后有关冥想的研究逐渐减少。总的来说,这些研究意味着宗教的冥想和放松训练在帮助人们放松和注意力集中方面有重要而有益的效果。在美国,大约有12%的基督教精神治疗医师使用宗教的冥想方法帮助人们。(Derezotes David,2000)
  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对冥想的研究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他们通过实验、采访等各种方式,证实了冥想确实能够帮助练习者控制血压、心率(Peng,C.-K.; 1999)、呼吸(姜镇英,2000)、代谢率、脑波(Aftanas,L.I ,2002)、身体温度、皮肤流汗以及其他许多身体功能。而且,冥想能够帮助病人面对不同的医学问题,包括高血胆固醇、糖尿病、癫痫(Panjwani U.,2000)、恶习(Derezotes David,2000)、哮喘、心脏疾病(姜镇英,2000)、头痛、癌症(Dane Barbara,2000)、关节炎等。冥想也可以作为精神疗法的辅助手段,帮助镇静精神(Cooper Paul C.,1999),减少焦虑、紧张(Derezotes David 2000),恢复疲劳(姜镇英,2000)等。(Derezotes David 2000)
  尽管目前科学家对冥想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就,但仍有许多问题不清楚。西方科学家对冥想的研究仍然偏少,截至2003年6月,利用国际上著名的医学文献检索工具PubMed (http://www.ncbi.nlm.nih.gov/entrez/query.fcgi?db=PubMed)仅可以检索到916篇研究冥想(meditation)的论文。这大概与冥想的主要方式——佛教入定、印度瑜伽都起源于东方有关。那么,东方科学家能否借助本土的充分优势,在进一步研究和全面推广这一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冥想中起到关键作用呢?这就需要我国的体育、医学等领域的科学家的共同努力。

3  冥想在体育运动中的作用(生理与心理学效应)
  冥想是一种有效的生理心理调整方法。目前研究者已经发现,冥想能够不同程度的影响人体,帮助培养许多积极的品质,包括镇静精神(一种相对低的生理觉醒状态)和减少精神活动。冥想也有利于培养创造力和促进恢复,在减少愤怒和焦虑中发挥作用(Derezotes David 2000)。保持良好的生理心理状态,无论是在运动员日常训练中,还是在比赛前后,对运动员的训练效果、临场发挥等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对人们而言,这种状态在日常生活中高效率地工作学习也是极其重要的。

3.1 冥想与植物神经(交感神经)
  运动疲劳导致交感神经过度兴奋(Pichot et al 2002),可以通过增加副交感神经兴奋度来消除疲劳。Takahashi等人(2002)的研究表明,中等强度运动后放松练习(cool-down exercise)对心率的恢复是通过增加心脏迷走神经兴奋度。
  冥想对体内交感肾上腺骨髓系统有明显的影响。Infante JR等人(Infante JR 2001)发现经常的TM练习对体内交感肾上腺骨髓系统有明显的影响。他们通过在一天中两个不同的时间段内(早上和傍晚),对比检测TM组和未做放松练习的对照组的血浆儿茶酚胺和去肾上腺素、肾上腺素等多个物质浓度,发现在TM组,早上和傍晚的去甲肾上腺素和早上的肾上腺素水平明显比对照组低。这意味着冥想可能有助于改善生活、工作带来的焦虑、紧张等的不良状态。
  冥想对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的影响可用调节呼吸实现。Sun FL等(1996)通过呼气吸气间隔期间的光谱分析,观测到在不同形式的呼吸练习中心率变化的不同特点。观察的结果表明影响呼吸的精神活动可能会以不同方式影响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当注意力集中在吸气的时候,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保持平衡。交感神经的和迷走神经的活动明显增强,当注意力集中在吐气时,可能会引起迷走神经活动的减少,以至于在交感迷走神经平衡中产生显著变化。这意味着控制呼吸可改善交感神经和迷走神经对人体功能的作用,而气功可对呼吸进行有效调节。
 当个体处于应急状态如战斗或逃跑时,心率就会增加;而当个体变得较放松时,心率就会下降。在体育运动,通过心率来监测训练和运动表现中的生理反应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方法(姜镇英,2000)。研究发现冥想能够改善运动员的心率状态。Peng,C.-K.等研究了在传统冥想模式下的慢呼吸状态,发现心率在冥想与非冥想状态下有显著的不同,冥想期间的变化幅度比冥想前大,深冥想状态下心率降得更低。他们因此提出,冥想是一种自主的静息状态,这对改善心率过速有着良好而显著的作用(Peng,C.-K.; 1999)。
  对大多数竞技运动员来说,焦虑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心理或情绪应激源。特别是运动员在紧张激烈的比赛和大负荷的训练后,不仅会造成神经系统的疲劳,使运动员正常的神经兴奋和抑制过程的平衡遭到破坏,产生过度兴奋或过度抑制的现象,同时引起与此有关的心理状态的不良变化,造成运动员注意力、反应力、想像力、思维、应变能力乃至自信心的下降。焦虑通常由于训练负荷过大、运动竞赛或在训练期间缺乏变化而引起(姜镇英,2000)。过度体育活动可能会导致过度训练和产生类似抑郁的心理症状。(Paluska SA,Schwenk TL.,2000)经常的冥想训练可以使运动员在体育竞赛中克服紧张情绪、掌握和改进运动技能、消除疲劳、治疗心理障碍。也只有心理上充分准备,才能使运动员大脑皮层神经活动兴奋度处于适当水平,更好地发挥大脑对技术的积极控制与调节功能,才能促使运动员动员自己的身体力量处于积极的备战状态。Solberg EE和Berglund KA等人研究了冥想对运动员的射击成绩的影响,发现冥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运动员的射击比赛成绩。(Solberg EE,Berglund KA 1996)
  因此,在一般医药治疗、推拿按摩不能行之有效减少心理问题的现状下,冥想,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一种心理调整方法,在这方面更显示出其在体育运动中潜在的广阔应用前景。

3.2 冥想与免疫系统、血液循环系统
  运动性疲劳也会导致免疫功能下降(Pedersen et al 2000,陈佩杰2000)。力竭运动(矫玮等2001)和衰老(Douziech et al 2002)都会导致淋巴细胞增殖能力的降低。急性运动和过度训练也会引起中性粒细胞的增加(陈佩杰2000)。剧烈运动训练诱发体内产生免疫抑制蛋白(矫玮等1998)。
  冥想是一种简单易行的心理恢复和治疗方法。进行冥想训练不仅能加速神经系统活力的恢复,而且还能提高人的反应力,知觉力和灵敏性,提高抗外界干扰的能力,不易出现不稳定的行为和情绪。
  近来的研究表明,冥想会对人体的各种生理生化指标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如血浆游离脂肪酸升高(Cooper R,Joffe BI 1985)、红细胞糖酵解率降低(Jevning R 1984)、血清皮质醇(serum cortisol)下降(Kamei T 2000)等,从而改善人体某些方面的机能。有经验的冥想者进行冥想的时候,红细胞新陈代谢明显减弱。当TM、休息期间红细胞代谢控制下血液pH值、PCO2、PO2以及磷酸盐明显减少,几种已知激素例如胰岛素、T3、T4、精氨酸抗利尿激素、催产素、促乳激素、生长激素等也作为响应因素明显减少。(Jevning R, Wilson AF, et al.,1985)

3.3 冥想与脑电
  冥想能够引导运动员身心进入高效协调状态,对脑波、呼吸模式等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人的大脑脑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人的生理状态。α波表示个体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在α波状态下,大脑左右半球的功能会处于高度协调状态,从而使人们的工作和学习处于高效率状态(沈德立 2001)。Arambula Pete等研究了熟练的瑜伽冥想者的生理状态,发现冥想状态下呼吸模式的改变会促进α波的增加,但这些模式仍然需要进一步研究(Arambula Pete et al. ,2001)。Kamei T等人(Kamei T 2000)的实验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

3.4 冥想与睡眠
  有大量的证据表明,针灸可用于上瘾问题、慢性肌肉骨骼疼痛,催眠可用于治疗疼痛和呕吐,推拿按摩治疗焦虑,身心技术例如冥想、放松、生物反馈可治疗疼痛、失眠、焦虑。(Mamtani R, Cimino A.,2002)
  冥想通过影响血浆褪黑激素(plasma melatonin)水平来对睡眠起作用。正常人体的褪黑激素的分泌呈现明显节律变化,白天分泌减少,黑夜分泌增加,其昼夜分泌节律与睡眠的昼夜时相完全一致,生理剂量的褪黑激素具有促进睡眠的作用。Tooley GA等(Tooley GA 2000)通过比较研究瑜伽冥想和TM-Sidhi冥想两种冥想方式下的变化,发现冥想能够引起夜间血浆褪黑激素水平明显增加。这对于因褪黑激素分泌不足等原因而失眠的群体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比起当前用药物方法治疗失眠,冥想以其操作简单而无副作用的优点吸引了不少群体的关注。
  
3.5 冥想与疲劳
  冥想在恢复疲劳方面,比起简单自主的休息能够更有效的促进机体恢复,这无论对运动员,还是普通人来说,都有着重要意义。目前延缓机体疲劳或迅速消除运动疲劳的非药物方法有水疗、按摩、电刺激、光辐射、负氧离子、吸氧、针灸、蜡疗等;心理恢复也逐渐在消除疲劳中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姜镇英等人探讨了心理调整对中学游泳选手训练后恢复情况的影响的研究,提出冥想训练作为一种心理整理方法与身体整理相结合的方法,比在训练后或恢复期间只采取简单休息,能更有效地促进心率的即时和长期恢复、降低心境失调分数和认知焦虑分数(姜镇英,2000)。
  冥想能够影响运动引起的乳酸反应。Solberg EE等比较了两种放松方法(冥想训练放松和自发放松)在运动反应性和运动后恢复中的效果。他们发现,冥想训练组在运动后比对照组血乳酸浓度明显减少。他们提出,冥想训练可能有助于减少乳酸反应。(Solberg EE et al 2000)

3.6 冥想与衰老
  普遍认为适度的运动可以延缓衰老,但剧烈运动则会加速衰老。虽然对包括限制卡里路和抗帕金森病药物在内的大量研究显示能够延长动物的寿命,但是要把这些药物应用于人类仍然为期过早。然而,现在对DHEA免疫系统的活性和抗衰老治疗对延长寿命的研究越来越被科学家所重视。研究表明冥想练习(特别是TM)和均衡饮食也许能够在延长人类寿命中起到一定作用。(Dhar HL.,1999)
  
  以上的研究结果向人们提示了,如果冥想能够行之有效控制生理心理机能的变化,使运动员的各项生理心理指标迅速恢复到正常状态,那么冥想对运动员提高运动效果以及在运动前后降低焦虑紧张、迅速消除疲劳等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同时,如果冥想对普通人也具有提高生活质量、减少工作学习压力带来的影响等作用,冥想将更容易为更多人所接受,冥想也可以因此得到推广。但是,这些研究的对象毕竟有限,要使冥想在体育发展中占一席之地,就必须加快完善和扩展对冥想及各种生理心理指标的关系的研究。

4  讨论
  冥想训练一般要求有规律地坚持锻炼。如果没有科学的指导、精神的支持、有效的回报,冥想就很容易陷入枯燥和乏味的境地。因此,科学家需要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来帮助不同的群体建立起方便而有效的训练方法和计划。这对冥想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随着竞技体育的发展,冥想在改善运动员的生理心理素质、提高训练成绩、消除焦虑等方面的重要作用也会随着科学家进一步研究得到证实。目前,科学家需要对冥想与人体各机能、生化指标、心理状态等方面的关系进行更为具体的研究,为冥想的积极作用提供切实有力的证据。
  另外,在推广冥想的同时,也要警惕邪教或伪气功师胡编乱造的所谓"冥想练习法"。随着国内一些思潮和如法伦功等邪教的影响,作为中国传统宗教、传统医学、传统体育的结晶的气功等,就会因此受到来自不同群体的质疑和压力,甚至逐渐被人们所忽视。所以,科学工作者要在推广的同时也要提防这些非法现象的发生。
  大多群众喜爱的气功、瑜伽等可以使人在身心修炼的过程中进入冥想状态,并达到修身养性的效果。当然,推广冥想,不仅是推广中国的气功、印度的瑜伽这么简单。现代的冥想有着更深远的科学意义,因为冥想不再单单应用于古时宗教修炼中,而是作为一种有效的心理调整方法和特殊的运动方法,通过科学地指导,成为能积极地影响人类的生活的一种好方法,逐渐渗入到社会的各个领域中去。在崇尚科学时代的今天,科技发达的先进国家,在医疗保健,宗教研究,哲学探索,运动健康,心理励志等领域都可瞥见冥想的影子。运动心理学的发展,也促进了冥想在体育实践中的运用和发展。鉴于冥想对人体生理和心理的积极影响,我们希望冥想能在体育科学中引起广泛的重视,并应用于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中,为我国体育多做贡献。

参考文献

Aftanas,L.I.; Golocheikine,S.A. ,2002,Non-linear dynamic complexity of the human EEG during meditation,Neuroscience Letters Volume: 330,Issue: 2,pp. 143-146 
Arambula Pete,Peper Erik,Kawakami Mitsumasa,Gibney Katherine Hughes,2001,The Physiological Correlates of Kundalini Yoga meditation: A Study of a Yoga Master,Applied Psychophysiology and Biofeedback,Volume: 26,Issue: 2,pp: 147-153
Cooper Paul C. ,1999,Buddhist meditation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A Case Stud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Volume: 59,Issue: 1,pp:71-85
Cooper R,Joffe BI,Lamprey JM,Botha A,Shires R,Baker SG,Seftel HC.,1985 Hormonal and biochemical responses to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Postgrad Med J ,61(714):301-4
Derezotes David,2000,Evaluation of Yoga and meditation Trainings with Adolescent Sex Offenders,Child and Adolescent Social Work Journal,Volume:17,Issue:2,pp: 97-113
Dane Barbara ,2000,Thai Women:meditation as a Way to Cope with AIDS,Journal of Religion and Health,Volume: 3,Issue: 1 ,pp: 5-21
Dhar HL.,1999,Newer approaches in increasing life span. Indian J Med Sci. ;53(9):390-2. 
Infante JR,Torres-Avisbal M,Pinel P,Vallejo JA,Peran F,Gonzalez F,Contreras P,Pacheco C,Roldan A,Latre JM.,2001,Catecholamine levels in practitioners of the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technique,Physiol Behav,72(1-2):141-6
Jevning R,Wilson AF,Pirkle H,O'Halloran JP,Walsh RN.,1984,Metabolic control in a state of decreased activation: modulation of red cell metabolism.,Am J Physiol,245(5 Pt 1):C457-61
Jevning R, Wilson AF, Pirkle H, Guich S, Walsh RN.,1985,Modulation of red cell metabolism by states of decreased activation: comparison between states.,Physiol Behav. ;35(5):679-82. 
Kawano Kimiko,Yamamoto Mikio,Kokubo  Hideyuki,2002,A study of α waves on the frontal area,International Congress Series Volume: 1232,pp. 107-112 
Kamei T,Toriumi Y,Kimura H,Ohno S,Kumano H,Kimura K.,2000,Decrease in serum cortisol during yoga exercise is correlated with alpha wave activation,Percept Mot Skills,90(3 Pt 1):1027-32
Kubota,Yasutaka; Sato,Wataru; Toichi,Motomi; Murai,Toshiya; Okada,Takashi; Hayashi,Akiko; et. al.,2001,Frontal midline theta rhythm is correlated with cardiac autonomic activities during the performance of an attention demanding meditation procedure,Cognitive Brain Research Volume: 11,Issue: 2,pp. 281-287
Mamtani R, Cimino A.,2002,A primer of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and its relevance in the treatment of mental health problems.,Psychiatr Q.;73(4):367-81.   
Panjwani U. ,Selvamurthy W. ,Singh S. H.,Gupta H. L. ,Mukhopadhyay S. ,Thakur L.,2000,Effect of Sahaja Yoga meditation on Auditory Evoked Potentials (AEP) and Visual Contrast Sensitivity (VCS) in Epileptics,Applied Psychophysiology and Biofeedback,Volume: 25,Issue: 1,pp:1-12
Paul G.,La Forge,2000,Four Steps to a Fundamental Ethical Vision through meditation,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Volume: 28,Issue: 1 ,pp: 25-34
Peng,C.-K.; Mietus,Joseph E.; Liu,Yanhui; Khalsa,Gurucharan; Douglas,Pamela S.; Benson,Herbert; et. al.,1999,Exaggerated heart rate oscillations during two meditation technique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rdiology Volume: 70,Issue: 2,pp. 101-107
Paluska SA,Schwenk TL.,2000,Physical activity and mental health: current concepts,Sports Med. ,29(3):167-80. 
Solberg EE,Berglund KA,Engen O,Ekeberg O,Loeb M.1996,The effect of meditation on shooting performance ,Br J Sports Med 30(4):342-346
Solberg EE,Ingjer F,Holen A,Sundgot-Borgen J,Nilsson S,Holme I. ,2000 ,Stress reactivity to and recovery from a standardised exercise bout: a study of 31 runners practising relaxation techniques,Br J Sports Med  34(4):268-72
Sun FL,Li DM,Li GY ,1996,Influence of different combination of mental activity and respiratory cycle on heart rate variability,Zhongguo Zhong Xi Yi Jie He Za Zhi(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6(3):153-5. 
Tooley GA,Armstrong SM,Norman TR,Sali A.,2000,Acute increases in night-time plasma melatonin levels following a period of meditation.,Biol Psychol,53(1):69-78
Travis Frederick; Wallace R. Keith,1999,Autonomic and EEG Patterns during Eyes-Closed Rest and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TM) Practice: The Basis for a Neural Model of TM Practice,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 Volume: 8,Issue: 3,pp. 302-318 
姜镇英. 2000. 冥想训练对美国中学游泳选手训练后的焦虑、心境状态及心率恢复的影响. 体育科学. 20(6): 66-74.
沈德立 吕勇 白学军,2001,脑功能开发的理论与实践  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 224~226页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6987531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