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体育网刊2007年第5期
 
从电视剧《宝莲灯》中的“杨戬”说开去

2007/11/7 15:33:20 浏览次数 4902  

马忠利   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院博士生,  中国  北京 100084  广东肇庆学院体育与健康学院,  广东  肇庆 526061

    曾有一段时间中央一台晚间热播电视连续剧《宝莲灯》,睡觉之前偶尔撩上几眼。一直纳闷一件事情:怎么剧中的天神之一——杨戬是那么坏,那么的不可思议呢?记得原来在看《封神榜》时,他好像是个出身贫寒,非常朴实、忠厚的人,怎么如今做了天神之后却处处与人为敌,更不可思议的是其为何对自己的妹妹“三圣母”及其家人如此之没人情味呢?
    剧中的杨戬形象甚优,语吐清晰,实在是让人费解------
    到了第46集左右,突然剧情有了变化:原来一直负面形象的司法之神杨戬竟是那么的忍辱负重。因为其从担任那一天职以来,就深知“天条”有些不妥,可是苦于自我之力又无济于事,况且自己又身处其中,掌握着生杀大权,一切得效力于以“王母娘娘”为代表的天庭------于是,在自己的妹妹“三圣母”遭关押的境遇之后,自己只能泪水肚子里咽,但其心中却有一个伟大的计划:必须培养出来一个能够打破这一切的人。于是,它将希望寄托在“三圣母”之子沉香身上,而自己采取的方式是处处与其为敌,因其深知:只有激起这个孝顺之子无比的仇恨,才能使其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男儿,成长成为一个真正有神力去改变现状的人。可这样做的代价必须是自己15、16年的苦心经营,忍辱负重,直到最后众叛亲离------还好,其最后想成为把思想融入“开天斧”的人以偿丁香之命未果,后又甘愿被众人打死之时,是东海八太子的姐姐“四姨母”及“小玉”点破了这一切------
 看到此处,真是长出一口大气,原来如此。
    于是我想到,如今国家不是改革吗,包括我们的体育体制改革,大家不是吵着要有所变化吗?要是若干年后,我们的体育体制中能有一个像“天神”一样的“巨人”将其修改好该多好。那就是说,如果能有杨戬似的人物,忍辱负重,身负骂名,然而却是为中国的体育事业更进一步培养“新鲜血液”,以使其在人类文明的大道上健康前行该多好呀!
    可是,容易吗?这里我们姑且不讨论到底实行那种体制好。只知道,我们的体制,我们的条条文文,架架框框有些不合理,是需要修改的。可是有谁能在“太上老君”头上动土,有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而甘愿为民呢?1998年,记得国家裁减机构时曾将“体委”裁掉,有意将其转成社会组织机构“体协”,可是我们“体委”人士又是如何呢?据说是通过各种渠道,硬将其换汤不换药的保留下来,这还不算,如今的体育局手下又放出28只小老虎——项目管理中心,几乎没有哪能让人看出是真正变化之处。况且,也常听中国部分官员讲,其所领导的项目是属于准公共产品,譬如足球联赛。这里说成是半公共产品不是明摆着就是要向国家要钱,从广大人民的衣兜里掠夺吗?可是,西方国家呢,他们的联赛确实在为国家、为人民造血呀!
    区别如此之大,可真该让我们的体育届掌门者及其属下深思了。其实,也不妨会如此:我们的部分体育官员也知道如今是体育规定这一块不好,自己深处其中,也有口难说清,甚至也曾有过真正改革的意愿,但在自我利益与自我群体利益面前,又只好做另种选择。
    于是乎,如此往复循环,恶恶相扣,何时我们的体育事业才会出现真正的“艳阳天”呢?
    实际上,《宝莲灯》中的杨戬等于是个为自己培养掘墓人的形象,他是内心真正装着三届众生,真正为他们的幸福而战,期待我们的体育界能有这种情境出现。
    这是一看扬戬。
    再看《宝莲灯》里的杨戬
    曾有句话叫《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南怀瑾老先生曾说过,应改动一下叫“还要百年树敌”。他这是从历史与人生,人生之权谋角度讲的。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人要有与之抗争的对立面,才会有生存与发展。
    这很符合社会学的“冲突论原则”。只有冲突,社会才能进步。而人生要想获得更好,要想开辟美好天地,就应该要学会这招。
    我这里没有贬斥“杨戬”之意,因为在电视剧中他并非如此形象,但辩证地看,其也许达到了这个境界。其能稳坐天庭执法天神职位,能得到“王母娘娘”的重用,就是因为这个集团意识到来自“沉香”们的威胁,而作为冲突人物之一,沉香等正好成为“二郎神”保住职位的力量。
 历史上,树敌为己发展之事不乏胜举:诸葛孔明如果没有司马仪之派与其抗争,说不定在刘氏集团里也不会存在太久,正是因为有如此等量人物与其抗争,其才会备受重用,口令如山。当然,历史上诸葛的形象也许并非故意如此,但我们看历史就应该看到这点。
    再如,春秋战国时的苏秦与张仪,有句话叫“两书生摆弄了那个时代几十年”。当年的二人是同窗同学,后苏秦发迹,任“六国军马大元帅”,而张仪在想请老同学帮忙之际,苏秦却用各种冷落的办法,激其到自己的反方秦国去,可谓是良苦用心,这段历史如果不是有人点破,后人实难看懂。而张仪本人如果不是受到如此的对待,也不会有动力,不会有压力到敌方与自己“朋友”为敌,如果不是有人将苏秦的“良苦用心”点破给张仪,我们也将会随张仪一样心中只藏恨。真是让人匪思,两届书生之所以能摆弄历史,敢情与其智谋有那么大的关系。试想,如果没有了相互为敌,他们各自的地位能保几天呢?难也!
    《宝莲灯》中的杨戬恰恰是“明了”这一点。如果没有对方的不断挑战,说不定很难有把握把官做下去。
    说到此,想起如今体育各项目赛事问题。如果没有了对抗,任何一方都难以维持下去。这清楚地体现在NBA强队支持弱队先选修,中国同意将乒乓球变大等等问题上。实际上,这一切,都确实是给人以思考的。“树敌”是必要的。


关闭窗口

你是第 24619327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7133455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