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背景介绍办刊理念投稿须知网刊文章经专家推荐可在学刊发表
 
体育网刊2013年第5期
 
体育史,想说爱你并不容易

2013/10/15 17:20:25 浏览次数 1131  

体育史,想说爱你并不容易
王苏杭


    当我们对一种文化产生迷惑的时候,很自然会想到去追溯它的历史,企图从它的起源探寻它产生的条件、发展的轨迹、揭秘它的来龙去脉。我亦走过这个路子。当我对现代体育理论产生强烈怀疑的时候,我也试图通过追溯体育的历史来让自己的思路清晰起来,但是结果恰恰相反,我翻遍了手边能找到的体育史教科书,也没有找到答案,反而对所谓的《体育史》产生了怀疑。于是将自己的疑惑写出来,刊登在1998年《体育文史》第二期上,题目是《对体育史学多线性研究的质疑》。
    此后,尽管我对历史的兴趣不减,但很少再去碰触《体育史》,因为我认为所谓的体育史只是贴着标签的一盆子浆糊,只是把历史的碎片简单堆砌,然后按照现代错误的体育理论观点再给“看起来像体育”的那部分贴上“体育”的标签,体育史的贡献往往不在于它的思想性,而在于它的坚持和细心,谁能在残砖碎瓦中刨出更多的“像体育”的东西,谁就是成果最大,历史研究不存在“对”“错”,只存在“多”“少”和“有”“无”,谁在秦砖上发现了搏击图,于是就推论秦朝体育发达,谁在汉瓦上发现了骑射图,就以此印证了那个时候体育很发达,我们的历史研究其实就是在印证一句话,“中国古代体育很发达”,潜台词就是,“中国人很牛逼”,如此而已。
    15年前,我对体育史研究的最初质疑是因为当我兴高采烈拿着教科书中的体育概念去对照体育史教课书中的“体育活动”的时候,竟然一个都对不上,我在《对体育史学多线性研究的质疑》一文中就指出,“按《体育理论》对体育所下的定义解释,蹴鞠就不属于体育活动,因为当时人们并不是为了增强体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更不是为了丰富社会文化生活和促进精神文明,而只是封建贵族阶级的娱乐和消遣。”
    不妨翻阅我们的体育史教科书,内容包罗万象,从渔耕采猎,舞蹈祭祀到搏击养生,杂耍戏法以及博彩斗鸡都成了“体育”,什么都是,也就可能什么都不是,其实历史不会撒谎,历史不会出错,出错的是我们的眼睛,出错的是我们的思想。
    以史为鉴,或许就是体育历史研究的最朴实、最有价值的指导思想,体育史研究不仅仅是发掘和探寻历史长河中“体育”的发展身影,更重要的是要给现代体育的发展以启发,给现代人以启示,而不是只为歌颂和赞扬。即使我们挖掘出了高俅蹴鞠时穿的那双破鞋,也难以抹灭一比五惨败泰国的国耻,破鞋是历史,国耻也是历史,谁也改变不了。在历史的研究中,我们绝不要学习思密达那疙瘩的狂热和自大,更不要忽视历史的局限性和特殊性。
    祥林的老婆说过:“体育概念不清,体育学科研究免谈!”
    体育,就是不借助外来神力和神灵,以自身的运动来促进身体的发展,精神的成长,使之更加符合自身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自身的需要,譬如健康,社会的需要,譬如劳动力、战斗力等等。
    自然的运动不是体育,因为只有有意识的,旨在身心发展的活动才能达到活动的目的和目标。用白话说,就是只有人为影响的身体活动,而且是以身心发展为目的的才是体育活动,
    有的身体活动,因为它是自然产生的,无意识的,自主的,随意的,没有身心发展目的的,因此不能称之为体育;
    有的身体活动,即便是有意识的,但不是以身心发展为目的的,也不能称之为体育。除了以促进身心发展的运动本身,与之相关的教育活动也是体育的一部分。
    安德斯单的?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7447443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