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背景介绍办刊理念投稿须知网刊文章经专家推荐可在学刊发表
 
体育网刊2013年第5期
 
试论古希腊体育运动的休闲意蕴

2013/10/15 17:28:41 浏览次数 3788  

黎  海  燕 ,  张 宇 飞


[摘要]体育运动在古希腊获得全面发展,古希腊人的生活在体育中得以展现,他们以体育为生活,以体育为游戏,以体育为休闲消遣,其体育运动总是携带着出一股休闲气息。具体而言:一方面,体育运动是古希腊人的一种休闲化存在方式,体育场馆是古希腊人重要的休闲生活空间,他们在欢乐游艺中实现对体育运动的追求,且参加体育活动是对古希腊有闲阶层身份的认可;另一方面,体育运动是古希腊人实现休闲理想的重要途径,体育运动既帮助他们塑造强壮的体魄,又帮助他们孕育自由的心灵。
[关键词]古希腊;体育运动;休闲;意蕴


    从人的起源开始,体育便有一种类似游戏的本能倾向,古希腊人的生活在体育中得以展现,《荷马史诗》中所描绘的英雄人物都是一群体育健将,他们以体育为生活,以体育为游戏,以体育为休闲消遣,通过体育培养优良品质、获取生存。对古希腊人而言,体育既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又是一种消遣娱乐的手段,对他们而言,其人生历程便是体育这种英雄实用式游戏的演绎过程。基于此,本文试图从休闲学视角探寻古希腊时代体育运动的休闲意蕴,以期对现代休闲体育的发展有所启示。

一、古希腊体育运动的兴盛
    (一)体育运动之自然元素:大海的力量
    “助成民族精神的产生的那种自然的联系,就是地理的基础。” 在黑格尔看来,考察民族精神的首要因素便是源自地理基础的诸种天然联系,这些自然因素往往折射出最本真的民族性情。作为一个海岸民族,“伯罗奔尼撒和欧洲大陆的联系只是一个狭窄的地峡:希腊全境满是千形万态的海湾。这地方普遍的特质便是划分为许多小的区域,同时各区域间的关系和联系又靠大海来沟通。” 海洋的味道成为古希腊民族性格的第一因素,大海孕育了古希腊人浪漫、活泼并兼具勇敢与智慧的民族性格。“大海给了我们茫茫无定、浩浩无际和渺渺无限的观念;人类在大海的无限里感到他自己底无限的时候,他们就被激起了勇气,要去超越那有限的一切。大海邀请人类从事征服,从事掠夺,但是同时也鼓励人们追求利润,从事商业。” 特定的地理条件使得古希腊人依靠传统的农耕方式难以为生,而必须依靠航海、贸易、海盗等谋生。
    然而,“从事贸易必须要有勇气,智慧必须和勇敢结合在一起。因为勇敢的人们到了海上,就不得不应付那奸诈的、最不可靠的、最诡谲的元素,所以他们同时必须具有权谋——机警。它表面上看起来是十分无邪、驯服、和蔼、可亲;然而正是这种驯服的性质,将海变做了最危险、最激烈的元素。人类仅仅靠着一叶扁舟,来对付这种欺诈和暴力;他所依靠的完全是他的勇敢和沉着。” 在古希腊人看来,抢掠、篡权以及蛮横等并不是缺点,他们甚至以海盗为荣,并极度崇拜这种海盗式英雄人物的力量与勇气。长期的海洋生活造就了古希腊人的睿智、机警、勇敢以及欺诈与暴力等品质,也成为滋生体育运动的沃土,体育运动的重要性在这个以抢掠为职业的社会中得以体现。一个完整的希腊人必须具备体育运动的诸多因子,如矫健的步伐、敏捷的身手、快速的奔跑、无穷的力量、过人的勇气和冷静的头脑与智慧等。
    (二)体育运动之自然形象:裸体的艺术
    在古希腊文化中,人的身体乃是健康且明朗的,他们以强健有力的身躯为美,乐于向别人展示自己健美的身躯,并将其赋予神性,“他们不怕在神前和庄严的典礼中展览肉体”,“并把肉体的完美看做神明的特性” ,裸体在古希腊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并且古希腊人并不以裸体为羞,而“他们周围的吕底亚人,卡里亚人,几乎所有临近的异族,都以裸体为羞。” 不仅如此,“他们全民性的盛大的庆祝,如奥林匹克运动会,波锡奥斯运动会,纳米恩运动会,都是展览与炫耀裸体的场合。” 在竞技赛会上,选手们“在掌声雷动的全民面前,他们裸体角斗,拳击,掷铁饼,竞走,赛车。这一类竞赛的锦标,我们现在只让赶节的江湖艺人去角逐,在当时却是最高的荣誉……得胜的运动员回到本乡,受到凯旋式的欢迎;他的体力与矫捷成为一邦的荣誉。” 因此,在古希腊,“青年人大半时间都在练身场上角斗,跳跃,拳击,赛跑,掷铁饼,把赤裸的肌肉练得又强壮又柔软;目的是要练成一个最结实,最轻灵,最健美的身体,而没有一种教育在这方面做得比希腊教育更成功的了。” 这种环境和这种以健身为荣的风气催生了古希腊人一种独特的观念,即“在他们眼中,理想的人物不是善于思索的头脑或者感觉敏锐的心灵,而是血统好,发育好,比例匀称,身手矫捷,擅长各种运动的裸体。”
    “锻炼身体的两个制度,舞蹈和体育,在两百年间诞生、发展,从发源地向外推广,遍及整个希腊,为战争和宗教服务。” 古希腊人为何如此重视身体的健与美,并依靠体育运动来锻炼身体,解释有二:战争的需要与宗教的缘故。众所周知,在冷兵器时代,战争中最为重要的技术性因素(甚至是决定战争胜负的战略性因素)便是士兵的身体素质,因此,“作战的方式需要个人与肉体发挥极大的作用,所以第一流的公民,连统治者在内,非成为出色的运动家不可。” 于是,古希腊人往往选择通过体育来锻炼人们的身体能力以保证在战争中能够获胜,这一点在斯巴达人身上表现尤为明显。
    此外,还有一种解释是出于宗教的缘故。宗教在任何古代社会都发挥着一种特殊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作用,在古希腊社会同样如此。在古希腊,神是力与美的化身,锻炼身体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博取神的欢心。因此,“希腊众神实际上是希腊人自身情感和想象力的表现,对神的颂扬实际上是对自己形象的颂扬” 。对此,丹纳也做过精彩的论述:“希腊人竭力以美丽的人体为模范,结果竟奉为偶像,在地上颂之为英雄,在天上敬之如神明。” 并且,“神明都喜爱竞技。” 敬神的最好方式就是请神明们观看那些仰慕者与崇敬者表演竞技,在这些祭神庆典活动中,优秀的男青年们凭着自己英俊的长相、健美的身材和机敏的反应从各个部落中遴选出来参加火炬赛跑 。一旦在这种敬神赛会上获得冠军,便可以享受英雄般的礼遇,甚至像神明一样被塑像,“在希腊人看来,奥林匹亚运动会上获胜者的声誉几乎超过古罗马的凯旋将军。” 总之,无论是出于战争的需要还是由于宗教的悦神祭祀,健美的身体在古希腊文化中是备受敬仰的,体育运动也因此经历着一个最辉煌、最自豪的时代。
    (三)色彩纷呈的城邦竞技赛会
    “希腊人首先锻炼他们自己的身材为美丽的形态,然后把它表现在大理石和绘画中间。那种无害的竞技比赛,每个人表演他的力量,是极古的事情。” 古希腊人选择体育运动进行身体装饰,这种美的形态与竞技比赛在古希腊成为古老的流传,于是,体育运动有了广泛传播、发展的正当理由。正如古希腊诗人品达所言:“神明都喜爱竞技” ,古希腊各城邦举行的宗教祭祀竞技赛会成为他们敬神的最佳途径。在古希腊半岛上,大小城邦林林总总将近两百个,每个城邦都有其独特的守护神,而每个守护神都必须祭祀,众所周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只是古希腊色彩纷呈的城邦竞技赛会的一种而已,诸多地方性赛会分散于古希腊半岛,如雅典娜赛会、赫拉节赛会、提洛岛节赛会和医神节赛会等,据说当时形形色色的赛会多达270多个 。丹纳也描述了古希腊雅典娜赛会上各种竞赛齐集的欢乐场景:“时期是九月初。接连三天,全邦的人都去看竞技;先是在奥迪翁,有场面豪华的舞蹈,有荷马诗歌的朗诵,有歌唱比赛,七弦竖琴比赛,有裸体的青年舞蹈队跳毕利克舞,有穿衣服的合唱队列成圆周唱酒神颂歌;接着田径场上举行各种裸体竞赛,有男子的和儿童的角斗、拳击、扭殴、五项运动,裸体或武装的人的单程赛跑、双程赛跑、火炬赛跑,又有赛马,有驾两匹马的和四匹马的赛车,有普通车比赛、战车比赛……”
    不过,当时最出名的竞技赛会当属四大 “冠冕赛会”,即奥林匹亚竞技赛会、皮提亚竞技赛会、尼米亚竞技赛会和科林斯地峡竞技赛会。此外,还有一个专门为祭祀妇女的保护神,即宙斯之妻赫拉的“赫拉竞技赛会”。起初,这些竞技赛会的项目仅限于单程赛跑,后来相继增设了角力、拳击、双程赛跑、赛车、赛马以及一些儿童竞赛项目如赛跑、角斗、扭殴、拳击和其他竞技项目,共计24项。各竞技赛会所设奖项虽然各不相同,但所获的荣誉却都是神圣且崇高的,“胜利者由于自己的功绩而终身享有愉快的安宁,这种无边的幸福是每个凡人最高的企望。”

二、体育运动是古希腊人的一种休闲化存在方式
    (一)体育场馆是古希腊人重要的休闲生活空间
    “除了雄伟的神庙之外,希腊人还修建了许多颇具规模的剧场和体育场。因为除了直接祭祀取悦神灵之外,观看戏剧表演和进行体育竞赛也是希腊人理解神、接近神的一种方式,同时还是城邦公共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去这些地方的人被视为生活在城邦边缘的人。” 像奥林匹亚祭祀竞技赛会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会便是一种典型的泛希腊式盛会,赛会开始时,“数目众多的民众从希腊的四面八方涌来。这些人属于社会的各个阶层,来自西西里、大希腊、小亚细亚海岸和各个岛屿。这些人当中有观众、朝圣者、商人、旅游家、卖艺人、杂技演员、戏剧演员、诗人、历史学家、演说家、诡辩家、奴隶、异邦人……” 由此古希腊人对公共体育活动的热爱可见一斑,因此古希腊各城邦纷纷修建体育场馆,并对所有公民免费开放,成为当时城邦公民锻炼身体的重要公共设施和空间场所。由于体育运动在古希腊的盛行,几乎每个城邦都有自己的体育场与竞技场,并且这些体育场与竞技场甚至成为希腊城邦的标志性建筑 。如雅典就拥有三座体育馆:阿卡德米体育馆、吕凯翁体育馆和库诺萨尔格斯体育馆。“绝大多数学者同意,全面发展起来的希腊体育馆是进行身体教育的一座公共设施,由城市官员们主管并对所有公民开放。作为任何城邦的一个标准特征,体育馆有一条跑道和一个摔跤场组成。加上更衣、储存盒沐浴的地方,体育馆适合于进行希腊竞技体育所包括的多种活动。”
    正是由于诸如奥林匹亚祭祀竞技赛会等体育赛会的兴盛,激发了青年人的训练热情,体育场馆成为青年人最为集中的公共场所,而像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第欧根尼、安第斯泰纳等这样的思想家则以体育场馆为基础,纷纷前来传播他们的思想与学说,建立他们的学校,分别被称为学园、吕克昂、克拉乃昂、基诺萨格斯 。这些日常训练的体育场馆不仅为城邦青年人提供良好的训练场所,也为文化、知识、信息的交流与融合提供便利条件。总之,这些体育场馆在古希腊时期形成了一种开放的自由的公共空间,不仅为古希腊人提供良好的体育活动场所,而且也构筑起了古希腊人日常闲暇生活的重要公共生活空间,成为当时人们运动、交流、健身、休闲等闲暇活动的重要场域。
    (二)古希腊人在欢乐游艺中对体育运动的追求
    游戏是人类天生的本能,是人类最愿意做的事情,游戏的时间是真正心情放松、娱乐嬉戏的时光,人类的自由本性在游戏中真正得到解放。“从远古时代起,人类对近似于体育运动的游戏有一种本能的倾向。投身于体育运动,也就是为生存而斗争、狩猎,重新找回受人类基本需求约束的、真实的、动物的身子骨儿。” 早在远古时代,体育运动便显示出其游戏倾向,人类在欢乐游艺的体育运动中追寻其本性,“只有当人是完全意义上的人,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时,他完全是人。”
    古希腊人用一种游戏的心态对待生活,他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做一些天性的游戏,“阿溪里斯为庆祝帕特洛克拉斯而主办的游戏,荷马曾经有过一种高贵的描写,……荷马诗中的游艺,不外角力、斗拳、奔跑、骑马、赛车、掷铁饼、掷标枪和拉弓射箭。” 黑格尔的这段论述视体育竞技为游戏,并用荷马史诗作为佐证,认为古希腊人的游戏需要“一种高贵的描写”,只有“高贵”才能与体育运动的称谓相匹配。荷马在史诗中记载到,士兵们将诸如奔跑、骑马、赛车、掷铁饼、掷标枪等体育运动作为其在空闲时间中休闲的主要手段。在古希腊人看来,体育运动就是游戏和生活本身,“他们以人生为游戏,以人生一切严肃之事为游戏,以宗教与神明为游戏,以政治与国家为游戏,以哲学与真理为游戏。” 这种游戏的状态不曾掺杂任何伪装与虚假的色彩,游戏是与神明的接触,是肉体的单纯与精神的狂欢的统一,是古希腊人天性的真切表露,他们只有在游戏中才感到强大和自由,这种游戏便是体育运动。这种以体育运动为主的游戏不同于“正经的事务”,但又是“更高等的正经”,并成为古希腊人的休闲化存在方式,“因为在游戏中间,‘自然’被当作加工制造为‘精神’,而且在这些竞技举行的时候,主体虽然没有进展到思想最高级,然而从这种身体的联系里,人类显出了他的自由,他把他的身体变化成为‘精神’的一个器官。” “游戏是一种本能的活动,我们知道动物也会玩耍与嬉戏,自然,人更具有游戏的天赋,他们将游戏的身体,运动的形象赋予体育运动以神圣的使命,游戏与体育在古希腊得到统一。”
    (三)参加体育活动是对古希腊有闲阶层身份的认可
    众所周知,在古希腊,只有公民才允许参加类似的体育竞技活动,那么到底哪些人能被称为公民呢?顾准先生认为,“在古代希腊的任何时代任何城邦,它绝不是指全体成年居民而言。妇女不是公民,奴隶不是公民,农奴不是公民,边区居民不是公民,外邦人也不是公民。即使除去奴隶、农奴、边区居民和外邦人而外,祖籍本城的成年男子,能够取得公民权利的资格,在各城邦的各个时期也宽严不一。” 并且,除了上述各城邦的公民外,“杀人犯、渎圣罪犯及和奥林匹亚城邦有隙的城邦公民” 都不可以参加比赛。因此,“希腊的体育比赛被包围在一系列的等级关系中”,体育赛会“为希腊人建立和摧毁某种等级制度提供了一个场所。” 在古希腊,只有文明高尚且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才经常进行体育活动,进而拥有强健的身体,而诸如奴隶、木匠之类的等地位卑微的群体则无权也无暇进行体育活动。
    以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为例:从理论上来说,虽然所有道德品质良好的城邦公民都有参赛资格,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只有各城邦的上层贵族和富有公民能够参加奥林匹亚等赛会并有机会获得优胜,因为奥林匹亚位于西部边陲,路途遥远,前往参赛首先必须有足够的旅费,只有贵族和富人等有闲阶层才能有足够的闲暇时间和金钱来负担参赛所必需的的费用。此外,参赛者还必须在本城邦参加十个月以上的训练,且要提前一个月到达伊利斯进行集训,再加上聘请教练员所需的不菲费用,那些终日忙于生计的穷人们完全无法承受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和高额的花销。从这个意义上说,参加体育运动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是对古希腊城邦公民或曰有闲阶层身份的认可。在希腊人观念中,人之成为人的重要标准之一便是能否自由参加体育锻炼,为了无限的接近神,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便是参加体育活动。几乎每个自由公民,尤其是贵族(即有闲阶层),都经常去运动场所进行体育锻炼,在他们看来,只有在体育场上受过训练的人才是有教养的人,而工匠、奴隶等出身卑微的人则迫于生计,是无暇从事体育活动的。参加体育活动是显示奴隶主、贵族等有闲阶层崇高公民身份和地位的最有力表现形式。因此,由于在本质上与神存在不可逾越的差距,作为“非人”的奴隶在古希腊自然便不具备参加体育活动的资格了,梭伦在立法时也明文规定:“不许奴隶作体育锻炼。”

三、体育运动是古希腊人实现休闲理想的重要途径
    人们一般从身体和精神两个维度理解休闲,即休闲一方面可以缓解身体上的疲劳以恢复生理的平衡,另一方面休闲又是人类之心灵驿站,通过休闲构筑其美丽的精神家园。由此可见,休闲的重要意蕴不仅在于表面上的“身闲”,即拥有大量闲暇时间休养生息,更在于“心闲”,即在个体在精神领域获得自由以净化心灵。“消遣和娱乐为补偿当代生活方式中人们的许多要求创造了条件,更为重要的是它通过身体放松、竞技、欣赏艺术、科学和大自然,为丰富生活提供了可能性” ,身体娱乐活动(即休闲)为体育的基本功能之一,体育运动堪称一种身心兼顾的休闲方式典范。作为一个崇尚自然的民族,古希腊人生活简单,他们更多的向往人内心的宁静和道德的高尚,推崇一种身体健康、精神快乐的生活方式,因此,他们选择体育运动,通过在竞技场上的狂欢,在展现自身美丽身体形态的同时摆脱内外各种束缚和压力,追求自由与卓越。从这个意义上说,体育运动不仅是古希腊人的一种休闲化存在方式,更是其实现休闲理想的重要途径。
    (一)体育运动塑造强壮的体魄
    在古希腊德尔菲神庙入口,镌刻着一句千古名言——“认识你自己”。生命在于运动,人类活动中总是或多或少的包含了体育运动的因素,并且体育因素往往是最为活跃的因子,因此,体育运动表达的是一种人类身体运动的生命哲学。 “真正的哲学家,经常是最急切地要解脱灵魂。他们探索的课题,就是把灵魂和肉体分开,让灵魂脱离肉体。” 对于身体与灵魂的探寻,必须从身体运动开始,古希腊人选择通过体育运动认识自己。“运动是在人身上保留原始人优点的唯一方法。” 作为人类的一种本能,体育运动是其生存所必须的一种资源供给,一旦缺乏这种资源供给,人类躯体就会受到损害甚至走向消亡。
    古希腊人自荷马时代开始便表现出对身体健康与强壮的不懈追求,视那些肌肉松弛、体弱多病的人为缺乏高级精神生活的人,“人皆有死,最重要第一是健康” 。为了追求强健的身体,古希腊人非常崇尚体育运动,几乎所有希腊自由民都去训练场从事体育锻炼,尤其是那些贵族阶层。古希腊“三杰”也异常钟情于体育运动,主张通过体育运动有助于增进健康、训练品格,其中,苏格拉底本人就非常注重身体健康,总是选择散步进行体育锻炼,“他所采取的生活方式都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心灵和身体” 。“在希腊,竞技体育及强化体能训练是至关重要的。作为战士,希腊人在竞技中找到使他们身体强壮、使士卒忍受疲劳、痛苦的不二法门。从医学及人体科学方面讲,他们认为体能锻炼是保持健康或恢复健康的最佳途径。” 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体育是“人类仅存的保持天性的工具,也是唯一能认知和感知身体的手段,体育在锻炼着人类的体力、灵敏、弹跳、力量与勇气,将肉体的能力发展,将思维的局限打开,体育保持着人类的野蛮,它是身体的艺术,是运动这些,是人类不可缺失的身体教育。”
    (二)体育运动孕育自由的心灵
    众所周知,西方文明史中的体育理念深深植根于古希腊文化土壤之中,其时代主题乃发现并追求人的价值,进而实现理想的人生,即自由的人生。因此,古希腊人始终高举人文精神的旗帜,最大限度激发并释放人类创造潜能,尤其注重在个体在运动过程中,借助各种力量的融合在塑造完美的个体,既包括健美的身体形态,更内涵着对自由意志的尊重与自由个性的张扬,实现人的自我价值的超越。丹纳在其《艺术哲学》中如是写道:“在希腊,人叫制度隶属于他,而不是他隶属于制度。他把制度作为手段而非目的。他利用目的追求自身的和谐与全面发展;……这才是真实的人的,一个有思想、有意志、又活泼又敏感的身体;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在呱呱而啼的童年与静寂的坟墓之间的六、七十年寿命。我们要使这个身体尽量地矫健,强壮,健全,美丽,要在一切坚强的行动中去发展头脑这个意志,要用精细的感官,敏捷的才智,豪迈活跃的心灵所能创造和欣赏的一切的美,点缀人这个生。” 正是这种对个体美与自由意志的追求为自由竞争在古希腊文化土壤中开辟了广阔的空间,这种尊重个体自由意志的文化氛围孕育了古希腊独特的体育理念——实现自我与超越自我,尤其是精神层面的自我超越,即心灵的自由。
    古希腊人深刻认识到人与自然的对立与矛盾,并认为人可以认识自然并征服自然,因此他们总是乐此不疲的向大自然挑战,征服自然的思想在古希腊体育运动的发展中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即自由竞争。“古希腊城邦的自治自给制度使古希腊社会避免了东方古代文明的血缘统治,创造了一个相对自由、平等、法治、竞争的社会环境,为竞技体育的产生提供了土壤。” 因此,古希腊人选择了自由竞争的体育运动,“热衷于游戏和竞技的希腊人发明了竞技场上的竞争性对抗,以满足他们竞技的爱好。” 正是在这种强调个体竞争的体育运动过程中,个体不断超越自然、超越对手,最终超越自我,使得个体的心灵能在竞技场上自由驰骋,这种“心之自由感”,恰恰也是休闲的唯一判断依据 。古希腊体育运动对自由的体验便蕴含了一种浓厚的休闲气息。如前所述,古希腊体育运动总是在面对种种无定的行动和开放的冒险时,通过人们自身想象力、创造力的充分发挥,超越自然、超越自我,从而体验一种愉悦的心情,运动对古希腊人而言是一种可以支配的活动,是自身理想与愿望的表达,在自我实现中享受自身体力与潜能。
    “如果你想强壮,跑步吧!如果你想健美,跑步吧!如果你想聪明,跑步吧!”古希腊体育运动追求的一种身心和谐,在这种状态中,每个人都由于真正成为自我而变得更好、更幸福,这正是美国休闲学家约翰•凯利所言的休闲学的“成为人”的过程,即摆脱“必需后”的真正自由,这也是古希腊体育运动风尚中最深层次的休闲意蕴所在

【参考文献】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74.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211.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83.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84.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50.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49.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49.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49-50.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48-49.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49.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313.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309.
  伯高•帕特里奇.狂欢史[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16 .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51.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323.
  利奇德.古希腊风化史[M]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103.
  利奇德.古希腊风化史[M]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112.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226.
  吴晓群.希腊思想与文化[M]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学院出版社,2009:268.
  瓦诺耶克.奥林匹亚运动的起源及古希腊罗马的体育运动[M] .徐家顺 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77.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323.
  于克勤,章惠菁.古代奥运会史话.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151-152.
  吴晓群.希腊思想与文化[M]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学院出版社,2009:80.
  克琳娜库蕾.古希腊的交流[M] .邓丽丹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69.
  克琳娜库蕾.古希腊的交流[M] .邓丽丹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69.
  王以欣.神话与竞技:古希腊体育运动与奥林匹克赛会起源[M]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323.
  克琳娜库蕾.古希腊的交流[M] .邓丽丹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69.
  瓦诺耶克.奥林匹亚运动的起源及古希腊罗马的体育运动[M] .徐家顺 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1.
  席勒.审美教育书简.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0:80.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226.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264.
  黑格尔.历史哲学[M] .王造时 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227.
  刘欣然,郑华,洪晓彬.从丹纳《艺术哲学》中寻找古希腊体育运动的线索[J] .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9(6):44-48.
  顾准.顾准文稿[M]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470.
  瓦诺耶克.奥林匹亚运动的起源及古希腊罗马的体育运动[M] .徐家顺 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65.
  Mark Golden, Sport and Society in Ancient Greece, preface, p. 4.
  李仲广,卢昌崇.基础休闲学[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18.
  柏拉图对话录之一[M].杨绛 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17-20.
  让•吉罗杜.运动[M] .格拉塞,1977:13.
  古希腊抒情诗选.水建馥 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23.
  色诺芬.回忆苏格拉底[M] .吴永泉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23.
  瓦诺耶克.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起源及古希腊罗马的体育运动[M] .徐家顺 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
  刘欣然,黄海波.艺术的线索:从艺术哲学中对古希腊体育运动的哲学解读[J] .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8(6):519-522.
  丹纳.艺术哲学[M] .傅雷 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256-257.
  万发达、万发强.中国传统体育与西方体育的文化比较[J] .河北体育学院学报,2005(4):7-8.
  瓦诺耶克.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起源及古希腊罗马的体育运动[M] .徐家顺 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
  约翰•凯利.走向自由——休闲社会学新论[M] .赵冉 译,季斌 校译.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245.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6986658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