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背景介绍办刊理念投稿须知网刊文章经专家推荐可在学刊发表
 
体育网刊2013年第6期
 
《百年前毛主席怎样上体育课》的几点疑问

2013/11/27 15:37:28 浏览次数 1323  

    读了覃立“百年前毛主席怎样上体育课”的帖子,很感兴趣,但在分析几幅图时,发现有几点问题,因此想做一点深入研究(图请参看覃立的“百年前毛主席怎样上体育课”的帖子)。

   上网查了一下,原来这是来自《长沙晚报》记者写的一篇报道,该记者是根据市民手中一本旧书撰写的。记者说有一市民黄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称自己发现一本“民国三年十二月编印”(1914年)的《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一览》。前面的插图很清晰,说的是当年上体育课、手工课的情形,但中间不知什么原因都是空白页。他觉得这本书应该有文物价值,或许对研究毛主席当年在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求学有帮助。记者在湖南省图书馆所藏的这本《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一览》中发现,当年的课程表里面有体操等课程,而体操又分普通体操、游戏体操和兵式体操。
    可惜的是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只是对发现十幅图的过程、关于旧本内容作了介绍之外,却没有对其进行史学研究。鉴于轰动一时的发现,克制不住要对三幅图进行史料分析,分析后觉得有几点值得质疑的地方,试讨论如下。
                                1、第三幅图上的学生究竟在做什么操
    民国初,各级各类学校按教育部的规定,开设体育课每周3节,小学加童子军军训课1节。民国35年(1946年)后,改为每周体育课2节。民国初体育课内容主要是兵操式为主,民国初一般在全国开设体操课,是分普通体操课、兵式体操课,民国十一年(1922年)教育部改体操课为体育课。40年代后改为游戏、田径、球类和体操等综合性教学内容。
    报道中所说的体操,便是当年的“体育”,分为普通体操、游戏体操、兵式体操。从第三幅图上来看,记者报道中说是在做“普通体操”,可以看出当年的“普通体操”很像是做游戏,现在的普通体操大多是徒手的,与广播体操极为相近,以肢体动作为主,但第三幅图上的学生都是跪在地上,学生每三个人一组,其中两个学生用棍子与对方交叉,很像是造型动作,因为图上每一组的动作完全一样,也有可能是两人互相用棍棒击打,但为什么要双脚跪地,确实难以理解,每一组还有一个裁判,图上的裁判把手高高举起,好像正在发令。从图上学生上普通体操课的背景看,不像是在体育操场,更像是某工厂的工棚,可见当年上体育课的条件非常艰苦,但整个体操课是很严肃认真的。
    第三幅图上的学生究竟在做什么普通体操呢?笔者认为是在做武术操,民国初年的武术叫“国术”,一般使用的国术有各式的徒手、器械、单人、对拆的武术,当时进入学校体操课的国术有短刀、舞剑、对搏,所以从第三幅图来分析,应该是国术的练习,也即在模仿短刀或剑术对击。
                                      2、图上的两位女生
    经过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女性解放运动逐步成为社会热点问题,艳丽、活泼、独立自由的女性新形象跃然纸上。而体育解放人身体的天然属性,自然会受到女性的喜爱。以蔡元培、张伯苓等为代表的人物更是将女子体育运动纳入女子教育的重要内容,在他们的影响下,人们也越来越重视女子体育运动,《中国摄影学会画报》1930年3月出版《美健号》宣言中就写道“欲求民族达到强盛的目的,非实行女子体育运动不可。”
    在第三幅图上的前排还发现有两位女生,她们身穿青花相间的上衣,头上却没有扎长辫子,在拍摄时特别被安排在前面,这是新文化运动的新气象,是民国初期新女性解放的一个侧面反映。
                                  3、毛主席究竟在哪个班
    从报纸上这三幅图上看,爱晚亭合影的班级是四级一、二班,身穿白色校服做兵式体操的是一级二班,而跪地做普通体操的是一级三班,记者认为当时毛主席就在一级三班,但没有确凿证据。三幅图分别有三个班,也就是说,当时毛主席不可能在三个班的合影中,毛主席究竟是在哪幅图中呢?这显然是一个疑问。报纸上没有明确。
    我在查阅史料中发现,2006年,芷江档案馆工作人员在清理民国档案时,发现了毛主席在湖南一师范毕业时的档案。该档案为中华民国教育部编辑发行的、1918年10月20日出版的《教育公报》,该期《教育公报》第51页刊载了“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本科第一部第八班学生毕业名单”,上面有毛泽东的名字。是在名单的第九页“二级三班”和十一行当中,上面写道“毛泽东、润之、二一、湘潭、清宁镇韶山、百九十里、湘潭银田市长庆和号”等一溜大字蓦然呈现。这说明毛主席在湖南一师就读时有 21 岁,家住湘潭县清宁镇韶山冲,与一师的距离有 190里,通信地址是湘潭县银田市(“市”应为集市之意)长庆和号。

    图为毛主席在湖南一师毕业时的部分毕业档案。(资料照片)
    从教育公报上看,毛主席是在第八班,而“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本科第一部第八班学生毕业名单”上,毛主席又是在“二级三班”,而第三幅图做普通体操的是一级三班,这样看来,毛主席有可能进校时在“一级三班”,到二年级班级自然升级为“二级三班”,但毕业时又为何到了八班,确实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特别是这些照片、名册经过多次战争的洗劫,能保留至今,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复原真实的历史,是历史学者的重要任务之一。
 
    这几天大家对《百年前毛主席是怎样上体育课》一帖中湖南师范学生跪地做操发表了各自的看法。按一般推论,民国初年,我国学校体育确实是模范日本体操,而且留日学生带回来一些日本体育项目。所以有人认为第三幅图上,学生跪地做操是模仿日本刀、剑术,作这种推理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刚开始我也有这种看法,但经过进一步思考后,觉得这一推论还是值得质疑,试分析如下:
                               1、反日浪潮中师范学生会练习日本武技吗?
     众所周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借口对德宣战,攻占青岛和胶济铁路全线,控制了山东省,夺取德国在山东强占的各种权益。德国霸占中国山东省的铁路、矿山、电讯设备,胶州湾地区的租借地及其他权益转让给日本。这一屈辱性规定遭到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引发了“五四运动”,迫使当时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北洋政府代表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接着1915年1月,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北洋政府在5月9日,接纳了其中大多数的要求,这原本日方要求保密的协定,为新闻界所得知,并发布该协定,激起了民族主义的情绪,使中国知识分子及民众对于日本以及“卖国”的政府强烈的不满,被认为这是国耻,同时也引发了不少反日的活动,这种情绪在五四运动中进一步发展而发挥作用。在中国对德宣战,与日本同为战胜国,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没有收回,反而被日本扩大了,这一换文成为巴黎和会上日本强占山东的借口。这就是说,1914年—1915年,甚至延续到1919年,中国大地上反日的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据史料记载,毛主席1913年在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读书,于1914—1918年在湖南师范读书。也就是说,毛主席在湖南师范读书期间,正是反日的高潮中。有史料记载,1918年4月14日,maozedong(毛主席)和他周围的一批进步青年如蔡和森、何叔衡、萧子升等在岳麓山下蔡和森寓所成立了一个“以革新学术,砥励品行,改良人心俗”为宗旨的进步团体——新民学会。“五四”运动爆发后,新民学会便成为长沙人民开展反帝爱国斗争的核心与组织力量。两个月后,maozedong(毛主席)从一师毕业,次年聘任为一师附小主事。于是,一师成为了maozedong(毛主席)组织“反日驱张”的基地。试想一下,湖南师范这样一群爱国学生在反日浪潮高涨的时候,会去上日本武技课,做亲日的行为吗?肯定是不会的。
                      2、1914—1915年“国术”成为师范学校的正课得到有力的推广
    1914年,体育教育家徐一冰先生在《整顿全国学校体育上教育部文》中,建议将武术列为中小学和师范学校的正课。文中拟请于学校体操科内兼授中国旧武术,列为必修课以振起尚武精神。又拟请于师范学校内将旧武术列为主课,以裕师资。
     这一提案得到与会代表的赞同,并呈报教育部。1915年教育部采纳了上述建议,明令“各学校应添中国旧有武技,此项教员于各师范学校养成之。”至此,中国武术正式进入学校体育正课。
     鉴于以上两点,第三幅图上的湖南师范学生跪地手执棍棒是不是在练习日本刀、剑术,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如果这个被认为毛主席所在的一级三班学生在这种时候上日本体操课,这件事就太不可思议了!至少我不敢相信是这样!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6977842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