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背景介绍办刊理念投稿须知网刊文章经专家推荐可在学刊发表
 
体育网刊2010年第5期
 
对中国体育的一点思考

2010/7/12 15:19:15 浏览次数 1941  

徐雷     
(华南师范大学  广州   510006 )

摘要:本篇文章首先通过对体育这个外来物进行文化上的分析,认为在接受体育的时候应该考虑是否有与之相融合的文化氛围;面对体育出现的问题应从体育和自身的文化两个方面找原因。其次分析了体育的意义和价值。最后指出希望体育界学人应对百年来启蒙影响下体育的发展进行一下反思。
关键词: 体育  意义  价值  反思

1  体育是否有它所需要的文化土壤?
    世界的文明有两种形态,一是海洋的,一是大河的[1]。每个文明形态下的不同的民族都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生活方式,并且都利用自己的一种文明方式来解释和适应这个世界。当人类从非洲大地上走上各自独立发展道路起,不同的文明格局就已经开始发生。在不同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交流是不可避免的,文明之间的冲突与融合也就显得很自然了,从另一层面来说,这样的融合对于人类文明的进步也是非常必要和有益的。从人类的发展史来看,交流这个因素是文明发展的重要条件。
体育不是中国的东西,它是西方的舶来品。尽管中国先秦战国时期有崇尚武力的风气,但“中国的体育总是处在准体育的形态,它没有合格的立法形态,一直没能走向成熟,始终与军事,医学,宗教(主要是巫术)掺和在一起,从来没有高过其它文化形态[2]”。鸦片战争后,在西方列强的舰船硬炮下,古老的中国终于被迫将她紧闭的大门打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体育这个外来物才初次被国人接触。面对当时国家衰亡,国民身心俱疲的状况,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纷纷提出各种主张,其中就包括有提倡“鼓民力,尚武”的体育思想,他们期望通过各种强体力的手段达到强国强种的目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体育带着巨大的功利色彩传入了中国。
    奥运会是希腊的产物,同样体育也是希腊的产物。 在其他的文明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像希腊式的体育和奥运会。当埃及人看见希腊人画两条线,然后几个人在同一个起跑线起跑,比谁能先到终点的时候,这个有这三千年文明的人民对于他们的行为感到异常的诧异。如果说,没有古代奥运会的复兴的话,中国,甚至埃及和印度这样的文明国度里,到现在人们也不知道什么是运动会。任何一个文化下的产物都带着这个文化特有的文化信息,体育也不例外。它本身就是西方文化的载体,当它从本土文明传入另外一个异质文明的时候,它必然要经过这个异质文明的认同与选择。
学者们在分析一个文化系统的时候,一般将其划分为器物层面、制度层面、精神层面。对于一个文化系统来说,认同另一个异质文化的器物层面是最容易的,其次是制度层面,最难发生认同的则是文化的精神层面。
    体育这个西方的产物,在传入中国的过程中,也必然要经历这三个层面的认同与选择。相异文化的认同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经过长时间的适应与磨合。在这个过程中,经常会发生一些冲突甚至曲解。就拿体育来看,首先人们接受的即是体育的器物层面的文化。西方的体育器物文化进入中国的时候,人们首先会感到好奇与尝试的心理,当国人发现它们能满足他们一些玩的需求的时候,体育器物层面的文化就开始被国人接受了。在这个层面认同的过程中,体育文化的认同不会发生很大的障碍,因为它不具有任何涉及价值观或心理层面的排斥与冲突。
    其次发生的则是体育的制度层面的认同。体育的制度层面,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体育这个文化系统的运行机制,具体到体育项目的话,就是被称之为规则和制度的一系列约束与规范体育运行的模式。体育制度模式是西方启蒙运动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典型产物,它以制度化和合理化为基本特征,追求效率原则。当文化认同发生在这个层面的时候,中西文化就会发生冲突。中国社会是一个讲究血缘基础的国家,当制度化和合理化成为体育发展必须要遵守的要求的时候,国人的心理就会发生不适应,甚至不接受。自古以来,国人的概念里一直没有效率的概念,每天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当随着现代化的传播一同传入中国的体育进入人们生活的时候,国人则慢慢地会对这种讲求效率的制度产生拒斥与否定。如,虽体育传入中国已经有百余年,但国人对体育的运行机制还是非常模糊甚至没有什么概念,国人的体育规则意识也依然很不自觉。
    最后,发生的则是体育精神层面的认同,同时这个层面也是最难以发生认同的,甚至会发生文化的歪曲与变质。西方的体育有着悠久的历史,据现有资料的记载,第一届古代奥运会在公元前776年就开始举办了。在古代希腊,人们将体育作为培养人全面发展的不可替代的手段,柏拉图就认为理想的教育就是音乐和体育,“朴质的音乐文化教育则能产生心灵方面的节制,朴质的体育锻炼产生健康的身体[3]”。之后,经过了中世纪基督教的灵肉分离,文艺复兴重新又将被人们视为灵魂监狱的肉体重新释放出来,重新确立了人的地位。人的存在,人的意义成了这个世界之所以存在的依据。如果没有了人,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由此可见,西方体育的发展是有它独特的历史谱系的,它的背后有着西方深层次的文化涵义。从现有的研究,我们可以发现以下的文化涵义,首先体育具有着一种法的意蕴,即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其次,通过体育的手段,达到培养人的勇敢,节制,坚韧的品质。第三是,体育是一个确立人主体地位的活动。只有人出现了主体意识,体育的出现才成为可能。与此同时,通过体育的开展,也可以相应的提升人的主体意识。反观中国的文化,以上三种文化信息正是中国的文化基因里所缺乏的。中国古代也有法,但中国古代的法有等差之别。“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就是一个真实的写照。中国古代理想的人格是“仁”,即是爱人,是通过礼来进行培养的,所谓“克己复礼为仁”就是为了达到仁的目的。经过这样的教育,则完全没有了勇敢与坚韧的品质。中国古代国民也缺少独立的人格,即主体意识,没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和思想意识,加之鬼神的羁绊,更显得个人愈加渺小。由上分析可知,西方体育进入中国的过程,作为被同化的体育必将与中国的文化发生错位与歪曲。全运会丑闻不断,金牌内定,本来是因为不确定才让体育产生美的因素被人为的扼杀。这其实就深层次地反映了中国文化内部不具有像西方那样明确的法的意识。规则面前一律平等,被中国体育的掌权者践踏的体无完肤。而中国足球之所以那样的让国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心,难道不是因为他们精神上就缺乏勇敢的品质么?由此可见,体育的问题不是个小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在接受西方体育的时候,我们应该仔细的审视一下自己,我们是否有它所需要的文化土壤。当它的发展出现障碍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反问一下自己,是自己的文化出了问题?还是体育出了问题?

2  体育的意义与价值?
    人为什么会存在?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死亡?怎么样的人生才能说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人区别于动物之处,就在于人能将其自身置身于被思考的位置,进行反思。苏格拉底认为,不经反思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人生。我们不应该仅对自己的生存进行反思,我们还应该对我们身边的一切进行反思。这样生活才会有意义,我们生活的世界才会更值得去体验。体育不是中国的玩意,是个舶来品。对于这样的一个东西,我们更应该仔细的叩问一下,体育的意义与价值在于什么?不能让它稀里糊涂地就在中国发展下去。
    08奥运会已经举办过,我们也顺利地拿到了金牌第一的成绩。面对这样的成绩,我们难道就不应该扪心自问一下,我们这样做的意义究竟在哪里?是为了拿到那些奖牌而必须牺牲成千上万个运动员?是为了争取金牌大国就宁愿舍去大多数人的追求幸福的权力?还是为了追求所谓的运动成绩就能置学生的全面发展于不顾而制造一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
    体育进入中国百余年来,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它被当过强国强种的手段在国人中间开展过;也被当作保家卫国的手段轰轰烈烈发展过;为摆脱东亚病夫的帽子而开展过;也正在为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而大力开展。百余年来,体育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当作工具而反复的被使用。它也确实在这百年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这些都是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手段。历史已经过去,我们想要试图改变过去的历史只是徒然。我们能做的只是再次回过头来,对过去的历史进行回顾,回顾一下百年的体育史,试图重新探寻它的意义与价值。
    马克思告诉我们,人是目的而非手段。每个人的自由和充分的发展是社会自由充分发展的前提。体育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增进个人的幸福,而非其它。当我们将体育当作一种满足社会目的的手段时候,不管这个目的是政治的目的还是经济的目的,我们其实都在脱离体育的意义与价值。当我们将国家的荣誉,社会的利益看的高于个人的爱,高于个人的全面发展的时候,这样的国家是一个冷酷的国家;这样的人民则是一群冷漠的人民。当爱在国家利益面前变得微不足道的时候,这样的利益我们宁可不要;当只能通过一个人不健全的发展来满足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宁可放弃这种需要,也不能去摧残一个人的身心。
    仔细回顾体育的历史,加之体育在中国的发展。我们认为体育应该回归它的本质,即为全面发展的人服务。在中国这个缺乏体育文化信息的国家,这样的回归更显得十分迫切。通过体育的发展,增强国人的主体意识;培养国人勇敢、节制的品质;使国人在潜移默化中树立规则的意识。从而增进国人的幸福感。

3  对启蒙影响下体育的反思
    百余年来,一个灿烂的梦始终围绕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头,那就是启蒙[4]。西方世界在启蒙运动的影响下迅速的走向了现代化,当国人面对西方繁荣的景象的时候,内心的自卑情绪油然而生。这是一种对于现代化的羡慕,也是一种对于自我的否定。当列强的船舰利炮深深地刺伤中国疲惫的身躯的时候,面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知识分子开始否定,一种从内心里进行抗拒的否定。一时间,好像凡是传统的都是落后的,凡是传统的都是应该被清除的。这是一种在无奈境况下的一种完全的自我否定,是一种带有非理性色彩的过程。
    启蒙对于世界最主要的影响就是它向世界传播了一套现代的价值,如“自由”“民主”“科学”“人权”等。而对于这些价值的传播与推广则成了知识分子毕生的工作。体育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其深刻的影响,譬如,启蒙运动所倡导的工具理性和科学主义就深深的影响了近代体育的发展。体育的工具主义导致体育的发展出现见物不见人的现象,将体育的发展视为一种实现社会目的的手段。军国民体育和举国体制就是这种工具理性的典型代表。而体育的科学主义更是将体育的发展带到黑暗的深渊面前。兴奋剂的出现使得运动员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纳米材料的开发逐渐使运动员的主体地位丧失。在体育的科学研究中,甚至有著名的运动科学专家认为科学出现的问题只能用科学来解决。面对这样的回答,我们也只能哑然一笑,只能说他还不懂科学。
    当一些知识分子静下心来对近百年来启蒙影响下的文化进行反思的时候,我们体育界是否也应该认真的回顾一下百年体育的路程。看看我们是不是哪里走的不对?回顾过去,是为了更好的展望未来。认真反思,面对未来,我们有信心,中国的体育会走得更远更好。

参考文献:
[1] .李力研.系统思想与中国文明[J].福建体育科技.1995(03)
[2] .李力研.中国古代体育何以未能成熟[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1995(02)
[3] .黄万盛.革命不是原罪[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4] .胡小明,石龙.体育价值论[M].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7447350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