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体育网刊2012年第2期
 
浅谈经济学家眼中的运动比赛——读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

2012/3/30 15:57:21 浏览次数 4096  

马燕(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广东,广州,510665)

摘要:凡勃伦的著作《有闲阶级论》发表于1899年。时隔一百多年,休闲、余暇等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今天的“有闲”与凡勃伦描述的“有闲”有何异同?运动竞赛的职能和作用发生了哪些变化?从事运动竞赛的人的社会地位如何?这些都值得思考。
关键词:经济学家  运动比赛  《有闲阶级论》

1 凡勃伦著作《有闲阶级论》中关于运动比赛的阐述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制度学派创始人托斯丹·邦德·凡勃伦的著作《有闲阶级论》一书,通过历史的、经济的、社会的和心理等方面的分析,描述了有闲阶级产生和发展的由来,论证了有闲阶级通过“明显有闲”和“炫耀性消费”的竞争,推动了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
    凡勃伦认为,处于社会上层地位的有闲阶级萌芽于原始的野蛮部落发展到未开化时代的较低阶段,并在未开化文化下的较高阶段获得最充分的发展。有闲阶级和劳动阶级有明显的区别。有闲阶级不从事生产性的劳动。这里使用的“有闲”,指的不是懒惰、无所作为,而是指非生产性地消耗时间。之所以要在不生产的情况下消耗时间,是因为有闲阶级认为生产工作不值得去做,或是借此证明所拥有的财富足以使自己安闲度日。而劳动阶级,顾名思义,需要从事各种生产性工作。
    有闲阶级要征服一切“有生气的”1东西,他们从事的工作是非常荣耀的。“这类非生产性的上层阶级业务,大致有以下几项——政治、战争、宗教信仰和运动比赛。2”有闲阶级酷爱运动比赛,这是基于一种古老的精神要素——掠夺竞赛习性。与“作业本能”3相比,掠夺竞赛习性是不稳定的。竞赛性的掠夺冲动是从原始的作业本能分化出来的。有闲阶级一贯认为掠夺和战争是获得荣耀的最佳途径。而各种竞技活动的显著特点就是冒险侵占和损害对方的强烈愿望。他们不但会身体力行的直接参与,而且还会在感情上和精神上对此类活动给予支持。各种比赛起先表现为彼此间的简单竞赛,后来逐渐注入了技巧、战略和战术等的应用,而这种转变并没有明确的界线。但是,凡勃伦并不支持运动竞赛中使用谋略,他认为“谋略势必发展成为奸险和诈伪4”,而比赛中的裁判员和比赛规则都是用来限制谋略使用的手段,谋略的盛行对社会发展无益。
    “有闲阶级制度有助于运动比赛和歧视性侵占这类活动的持续存在。5”有闲阶级可以在体育竞赛的训练中得到体力和精神的锻炼。但是,凡勃伦认为,体力的锻炼既对锻炼者本人也对集体具有积极意义,而精神的锻炼仅仅能够使个人受益,而不利于集体。之所以产生这样的体育价值观,与凡勃伦所处的社会地位有关。凡勃伦支持有闲阶级从事运动竞赛,并通过运动竞赛使个体在体力和精神方面更加强大,但是他将劳动阶级摒弃与运动竞赛之外,且不提倡社会的竞争。可以看出,作为资产阶级的捍卫者,凡勃伦想尽量保持有闲阶级的优势地位,而使劳动阶级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认为,身居现代社会的普通大众基本都具有掠夺者的性格特征,只不过在大部分时间里他们的这一特征未被激发。除非接受到的刺激有损与自身利益,否则一旦受到触动,普通大众同样会显现出掠夺特性。因此,只要与自身利益不相冲突,掠夺特性就会蔓延。这就是有闲阶级、依附于有闲阶级的人以及有闲阶级新成员们都非常热衷于运动竞赛活动的原因所在。

2  对运动休闲现状的几点思考
2.1 新时代参与“有闲”活动的主体及其条件
    在凡勃伦所处的时代,参加运动比赛是有闲阶级的特权。现如今,普通大众也可以通过参加各种体育活动来度过自己的“有闲”时间。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自由民阶层,劳动者摆脱了与上层阶级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获得了可以自由支配自己劳动力的权利。这种人身关系的转变,使劳动者获得极大的自由,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从事一些自己愿意也能够从事的活动,这其中就包括以前属于有闲阶级独享的运动比赛。而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是国家真正的主人,在这个没有阶级的社会形态里,参与运动休闲活动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人们参加休闲活动所要具备的条件:其一是有空闲时间,也就是余暇时间,即“在一昼夜的全部时间结构里划出一切必要时间后剩余的那部分个人‘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这种时间不能直接被生产劳动所吸引,而是用于娱乐和休息。6”余暇时间的出现,使普通大众从事非劳动性的活动成为可能。其二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各种体育活动都是消费性活动,从运动服装、器材的装备到运动场地租用,以及活动过程中的一些附属消费,都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支持。人们只有在满足了基本的生存和发展需要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考虑从事体育这类消费性活动。
    同样享有空闲时间,但是由于经济基础的差异,人们选择从事的运动项目会有所不同。金钱方面有优势的人,如果他们愿意以参加体育运动的方式来度过其余暇时间,他们可以从消费层次不同的体育活动中从容地做出选择,包括选择那些消费水平高的项目,比如高尔夫球、马术、登山等。而这些高消费的体育活动会给普通大众带来较大的经济压力,往往会使普通大众难以涉足。这说明,尽管普通大众已不被排除在体育活动之外,但是他们所从事的项目与在金钱上有优势的人所从事的项目还是有区别的。

2.2 职业运动员的出现
    “所谓职业运动员是指把某项运动作为一种谋生手段,将自身的竞技能力以商品的形式出现,以换取劳务报酬的一种职业。7”职业运动员可以被认为是职业的体育者,体育活动相当于他们的生产性劳动。这类职业体育者为获得收入而从事的体育活动,与占用余暇时间从事的消费性体育活动是有区别的。职业运动员的收入主要包括工资、比赛奖金、出场费和广告费等等。其商业价值与运动技术水平成正相关。
    体育竞赛表演业的出现,给广大体育爱好者制造了观赏比赛的平台。英超、意甲的足球比赛,四大网球公开赛等著名的职业赛事,吸引着无数球迷的目光,上至国家元首、政界要员,下至普通百姓,顽童老人,都有可能是球迷中的一员。

2.3 现代体育提倡运动竞赛的无歧视性的公平竞争
    1899年,凡勃伦的著作《有闲阶级论》发表。1896年,在法国教育家、社会学家皮埃尔·德·顾拜旦的倡导下,在希腊雅典举行了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1912年,顾拜旦发表了著名的散文诗《体育颂》。《体育颂》颂扬崇高美好的体育精神,体育可以充分展示人类的力与美,有助于正义、勇气、荣誉、乐趣的培养和人的全面发展,体育支持进步和和平。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是“通过没有任何歧视、具有奥林匹克精神——以友谊、团结和公平精神,互相了解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时至今日,经历了一百多年,共成功举办了29届的现代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依然魅力不减,它是运动员追求的目标,是全世界人民关注的焦点。顾拜旦和凡勃伦同处一个时代,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活,两个人的思想却如此大相径庭。

参考文献
①②③④⑤凡勃伦著,蔡受百译.有闲阶级论【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15、12、110、112、111
⑥卢元镇.体育社会学【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258
⑦吴晓阳,盛泉林.职业运动员不同运动寿命阶段人力资本价格测度模式的研究【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04(2)


关闭窗口

你是第 30005850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7133455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